郭晔旻
文史愛好者

我是文史愛好者郭晔旻,如何從飲食角度看中國曆史,問我吧!

源遠流長的中國飲食是中國人的驕傲。不過,唐朝人吃不到辣椒,秦朝人吃不到番茄炒蛋。中國菜是怎麽變成如今的樣子的?脍炙人口的脍爲何物,河豚爲什麽又需拼死而食,這些典故的背後又有怎樣的曆史?
我是文史愛好者郭晔旻,在澎湃新聞《私家曆史》欄目撰寫《饕餮中國》專題文章。從飲食的角度看中國曆史,會有哪些新奇的發現?歡迎與我一起探討。(題圖@李津 《飲食男女》系列)
2.9k
思想 3天前 進行中...

相關新聞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複,開始提問吧!
8個回複 共28個提問,

熱門

最新

肥羊康康2天前
我來答| 關注

請問上海菜爲啥這麽甜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3個回答

尹若言3天前
我來答| 關注

你好!請問,廣東人爲什麽會喜歡吃龍虎鳳這種菜式啊?

夜悅☭2天前
我來答| 關注

爲什麽會出現川菜一統天下的格局?

郭晔旻 1天前
1|回複

與其說是川菜一統天下,還不如說是辣味一統天下。辣椒的流行是兩個因素結合的結果。首先,辣椒開始進入食譜的時期,恰好是中國前所未有的人口大爆炸時期,道光年間,中國人口已經突破4億,達到了傳統農業社會所能容納的極限。窮困限制了數量龐大的下層居民購買調味料,甚至食鹽的消費能力,如同最初以椒代鹽的貴州苗民一樣,相似的境遇促使越來越多的民衆轉向辣椒這種性價比極高的代用品:它含有豐富的維生素C;可鮮食,配菜蔬食,可以炒吃;也可生吃、腌制作泡菜;也可曬幹挂藏,以及加工成辣椒醬、辣椒粉調味。實際上,在經濟拮據的四川家庭之中,一碗紅薯就一勺辣豆瓣,有一勺辣油就是高級飲食的食生活,據說直至上個世紀 70 年代的四川農村,仍是如此。
與此同時,另一個原因,也就是由于辣椒素的作用,辣椒能夠刺激唾液分泌,使人增進食欲,促進人體血液循環,使人興奮,大提精神,就像民間有句俗語所說,“吃辣上瘾”,使得食辣之風走出底層,爲整個社會所接納。1948年,四川著名作家李劼人在《漫談中國人之衣食住行——飲食篇》裏對發源于重慶江北最初爲船工所食用的牛毛肚火鍋進行了生動介紹,並預測這種在當時未登上大雅之堂,但又辣又麻又鹹的美食,前途無量。雖然同一時期有人攻擊其“終非川菜之正途”,但事實終如同李劼人所料,各種名吃名菜,最初都源于勞苦大衆,是勞苦大衆的創造和發明。如今,以牛毛肚火鍋爲代表的四川火鍋,已經傳播至全國各地,成爲辛辣飲食品種的最典型代表。

熱新聞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話題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評論

熱回答

65

意義何在呢?
意義就在于沒有意義。
要說清楚這一點,我們要弄清楚“圍觀”這個概念。
圍觀是網絡詞語,過去沒有這個詞,從它的用法來看,距離感是檢驗圍觀的惟一標准。我們很少說“圍觀某部電影“或者“圍觀某部電影的某一個誰”,但“圍觀張三和李四在弄堂裏打架”卻是喜聞樂見的說法。同樣是明星,當他們在熒幕、演唱會、新聞發布會上出現的時候,我們很少會用“圍觀”,因爲這個時候的明星高高在上;只有當某明星逛街、吃飯甚至上廁所被偷拍的時候,我們會用“圍觀”,因爲這時候的明星與常人無異,在人的屬性上,有著接近于零的距離感。
在直播平台,主播和觀衆幾乎處于零距離的狀態,因而就構成了名副其實的圍觀,而零距離正是圍觀的魅力所在。人們願意引頸側目、杵著兩條腿花半天去圍觀警察處理一起小小的交通糾紛,並不是因爲警察處理公務這個過程本身有多吸引人,而是因爲人們和事發者之間沒有距離感,所以本來一件無趣的事情都會變得出乎意料的有趣;同樣,網絡直播的魅力也不在于主播真的輸出了什麽有價值的內容,而在于我們和主播之間,真正達成了零距離的狀態。
這就是會有那麽多人願意耗老半天去看美女主播的原因,她帶給人們一個零距離的女孩兒,像是鄰家和街頭得美女姐姐,而不像女明星那樣高不可攀,而隱藏在這一原因之下的,是一個略有些殘酷的事實——現實中的漂亮姑娘不會多看這些男人一眼,或者說,壓根兒就沒有女孩子會多看他們一眼;偶有意外,也不過是鄙夷的笑容和冷峻的白眼,擊碎他們青澀而荒唐的幻想,同時蹂躏著無從發泄的荷爾蒙。
有趣的是,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一個謊言,主播與觀衆各自心照不宣。很難想象在現實生活中會有這樣一幕場景,一位姿色七分以上的普通女孩,身邊聚攏著成百上千、成千上萬的男人,男人出言輕佻,女孩獨領風騷。男人們心知肚明,女主播和觀衆的友誼僅僅發生在線上的互動,借助直播平台的底薪和觀衆的禮物予以支撐,而在現實生活裏,他們爲之狂熱的女主播,並不會給予他們哪怕是say hi的垂青。
而對于謊言,女主播們有著更爲清醒的認知。她們並不喜歡這些說話粗鄙的男人,但爲了走紅和因此可能獲得的禮物收入,她們竭盡全力地博取圍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某種交易,爲了獲得她們想要的東西,她們讓渡了一部分個人尊嚴。
由于圍觀的魅力是如此之大,或言之,“零距離”的狀態是如此吸引人,以至于它得以明目張膽地蓋住謊言,繼而使得那些毫無觀看價值的內容都變得生機勃勃。通過網絡直播,觀衆圍觀烤串、吃飯、發呆、睡覺,就像米蘭·昆德拉的新作標題所言——這一切,仿佛“慶祝無意義”。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