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庆峰
哲学教授

我是哲学教授杨庆峰,AI的发展会带来哪些伦理道德问题,问我吧!

8月30日,一款名为“ZAO”的AI换脸软件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病毒式传播,用户只需上传照片,便可一键换脸明星,如此操作引发公众对于隐私权的集体焦虑。时值开学季,大学课堂试水人脸识别系统也使得网友产生类似担忧:一举一动难逃系统的法眼,搞得学生们人心惶惶。
我是哲学教授杨庆峰,近年来深耕于技术哲学、科技伦理等领域的研究。前沿技术发展之快,有时候远超公众的想象。数据使用与隐私的边界到底在哪里?人工智能的高速发展会带来哪些伦理道德问题?《黑镜》中的场景是否会成为现实?关于科技发展所带来的伦理问题,欢迎一起讨论!
4.2k
焦点 2019-09-04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9个回复 共1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话题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评论

热回答

67

哦,我觉得这个说法似是而非。此奖先后颁给过两位华人作家,第一位确实比较偏,他叫高行健。上世纪80年代我刚开始文学创作时,高行健在国内还比较红,他那时写戏剧。后来音信杳无,原来他变成了法国人,2000年他以“法国作家”的身份获奖。国内有很多人捧他,说他下不得地。我通过朋友弄到他在台湾出版的《灵山》《一个人的圣经》,只觉得这两个书名很好,他的小说水准则一般。或许他的画比他的小说更好。第二位就是众所周知的莫言了,我上面说过,莫言在获奖之前并非“非著名”作家,他的《丰乳肥臀》《檀香刑》和《红高粱》系列都卖得很好。不过,有件事还是要提一提,莫言的名气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导演张艺谋,他1987年将莫言的同名小说改编成电影。那是一部绝对要写进中国电影史的作品,莫言想不“著名”都不行了。
诺贝尔文学奖还曾盯上过中国的现代作家胡适、鲁迅、林语堂、沈从文,你不能说他们都“非著名”吧。至于国外的获奖者,有的非常有名,像马尔克斯、海明威、福克纳等;有的在我们这里不著名,但在国外很有影响,像略萨、石黑一雄等;当然也有十足的“冷门”,比如2016年颁给美国民谣歌手鲍勃·迪伦,就让人大跌眼镜。怎么说呢,其实颁奖与文学创作完全是两回事,创作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而颁奖则基本上是一种娱乐。我们就把诺奖当作每年一度的游戏好了,玩游戏的人时常想改变一下花样,一来不让自己疲劳,二来更多地吸引公众视线。但一不小心,诺奖个别评委将这个游戏玩成了“性游戏”,所以去年这个奖就停了,今年据说要颁两个。这些变化都很好玩,但它绝不是文学的一部分,而只是游戏和娱乐的一部分。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