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岩
中国植物性食品产业联盟秘书长

我是植物性食品行业专家薛岩,人造肉会走向餐桌吗,问我吧!

中秋将至,号称“首款国产人造植物肉”的珍肉月饼9月6日正式登陆淘宝平台销售,每盒88元,共发售3000盒,月饼上市后受到大家的欢迎,“人造肉”也再次成为新的风口。不仅国内如此,8月份,肯德基在美国试水人造肉炸鸡,不到5个小时便被抢购一空,人造肉为什么会这么受欢迎?受多种因素影响,猪肉价格节节攀升,人造肉能缓解“猪肉荒”吗?
我是中国植物性食品产业联盟秘书长薛岩,联盟自2018年成立以来,对中国植物肉的技术创新发展进行了指导与支持。什么是人造肉?它和真正的肉制品有什么区别?食用人造肉对人体健康有着怎样的影响?它将来会成为肉类的替代产品吗?关于人造肉,欢迎向我提问!
7k
焦点 2019-09-10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4个回复 共6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澎湃网友6Jf2Q32019-09-10
我来答| 关注

你好,薛老师,就是说大概什么时候能够代替真肉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听雨轩2019-09-10
我来答| 关注

薛岩 2019-09-12
56|回复

我们通常所说的“人造肉”按产品所使用的食品原料可以分为以下三类:
 第一类:传统“素肉”。 指用豆类、小麦、真菌类等农作物及其加工品作为食品原料;即传统的“素食荤做”类产品。这类传统纯素肉产品的口感与真肉差别明显,对一般消费者的吸引力有限,目前多以豆制品进行销售,营养方面基本是原材料(例如大豆、小麦等)中的营养成份。
 第二类:“植物肉”或“植物蛋白肉”。 以纯化植物蛋白为原料,生产各种模拟肉类的产品。这类产品既包括从传统农作物(如大豆、豌豆、绿豆等)中提纯植物蛋白,(5月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的“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就属于这一个品类)也包括采用生物工程技术,通过发酵的方式来生产植物蛋白(Impossible Foods公司的大豆血红蛋白原料为典型,技术门槛较高)。植物肉使用纯化植物蛋白更便于生产加工,因此在产品的观感和口感上能做得与真肉更相似。营养方面对标肉制品中的主要营养成份,但较传统肉制品更有优势的是,在产品基础之上还可以通过加入其他天然营养素进行在营养方面的加强,类似一个软件可以不断的迭代升级。
 第三类:“细胞肉”或”细胞培养肉“。通常是以动物的干细胞作为起点,在体外用细胞培养的方式,使干细胞分化成动物肌肉细胞来获得主要的食品原料。其实与我们目前使用的肉质感和营养成份是一样的,可以理解为一个是动物体内生长、一个是体外生长,这种产品目前因成本昂贵,还没有大规模商业应用。

薛岩 2019-09-15
1|回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话题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评论

热回答

111

哦,我觉得这个说法似是而非。此奖先后颁给过两位华人作家,第一位确实比较偏,他叫高行健。上世纪80年代我刚开始文学创作时,高行健在国内还比较红,他那时写戏剧。后来音信杳无,原来他变成了法国人,2000年他以“法国作家”的身份获奖。国内有很多人捧他,说他下不得地。我通过朋友弄到他在台湾出版的《灵山》《一个人的圣经》,只觉得这两个书名很好,他的小说水准则一般。或许他的画比他的小说更好。第二位就是众所周知的莫言了,我上面说过,莫言在获奖之前并非“非著名”作家,他的《丰乳肥臀》《檀香刑》和《红高粱》系列都卖得很好。不过,有件事还是要提一提,莫言的名气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导演张艺谋,他1987年将莫言的同名小说改编成电影。那是一部绝对要写进中国电影史的作品,莫言想不“著名”都不行了。
诺贝尔文学奖还曾盯上过中国的现代作家胡适、鲁迅、林语堂、沈从文,你不能说他们都“非著名”吧。至于国外的获奖者,有的非常有名,像马尔克斯、海明威、福克纳等;有的在我们这里不著名,但在国外很有影响,像略萨、石黑一雄等;当然也有十足的“冷门”,比如2016年颁给美国民谣歌手鲍勃·迪伦,就让人大跌眼镜。怎么说呢,其实颁奖与文学创作完全是两回事,创作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而颁奖则基本上是一种娱乐。我们就把诺奖当作每年一度的游戏好了,玩游戏的人时常想改变一下花样,一来不让自己疲劳,二来更多地吸引公众视线。但一不小心,诺奖个别评委将这个游戏玩成了“性游戏”,所以去年这个奖就停了,今年据说要颁两个。这些变化都很好玩,但它绝不是文学的一部分,而只是游戏和娱乐的一部分。

75

您说的“差距”很大程度是主观上的。这里面有如下几种情况:
一是和赔率榜单的差距。赔率本身是一些文学机构炮制出来的,它只有一定的参考性,没有必然性。赔率最高却没有获奖的现象多了去了,最悲摧的就是大家熟悉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先生了。
二是和我们自己意愿的差距。9月9号,我在自己的天涯博客发了一篇文章,希望阿尔巴尼亚的伊斯梅尔·卡达莱和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获奖。为什么呢?我读他们比较多,我喜欢、认同他们的作品。但不能说,他们就是最好的,就是必须获奖的,因为我的阅读视野很有限。比如昨天获奖的两位,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我就读得很少,但他们很有名气,不仅在欧洲,在中国也很有影响,只是他们还没有影响到我,那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第三种是与媒体炒作的差距。这个就更正常了。说句老实话,时下,我们关心诺奖赔率比关心文学要多得多。残雪写了三十多年,在普通民众中默默无闻,因为上了一个赔率榜变得天下皆知,这不是文学的胜利,而是新闻的胜利,是资讯的胜利。我想怯怯地和朋友们说一句,如果我们不那么关心获奖榜单,而是真正有计划地去阅读文学经典,你得到的收获会要……我不“剧透”了,呵呵。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