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畢節發布 政務
貴州省畢節市委宣傳部官方澎湃號
政務指數:785.3
關注

熱新聞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話題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評論

熱回答

65

意義何在呢?
意義就在于沒有意義。
要說清楚這一點,我們要弄清楚“圍觀”這個概念。
圍觀是網絡詞語,過去沒有這個詞,從它的用法來看,距離感是檢驗圍觀的惟一標准。我們很少說“圍觀某部電影“或者“圍觀某部電影的某一個誰”,但“圍觀張三和李四在弄堂裏打架”卻是喜聞樂見的說法。同樣是明星,當他們在熒幕、演唱會、新聞發布會上出現的時候,我們很少會用“圍觀”,因爲這個時候的明星高高在上;只有當某明星逛街、吃飯甚至上廁所被偷拍的時候,我們會用“圍觀”,因爲這時候的明星與常人無異,在人的屬性上,有著接近于零的距離感。
在直播平台,主播和觀衆幾乎處于零距離的狀態,因而就構成了名副其實的圍觀,而零距離正是圍觀的魅力所在。人們願意引頸側目、杵著兩條腿花半天去圍觀警察處理一起小小的交通糾紛,並不是因爲警察處理公務這個過程本身有多吸引人,而是因爲人們和事發者之間沒有距離感,所以本來一件無趣的事情都會變得出乎意料的有趣;同樣,網絡直播的魅力也不在于主播真的輸出了什麽有價值的內容,而在于我們和主播之間,真正達成了零距離的狀態。
這就是會有那麽多人願意耗老半天去看美女主播的原因,她帶給人們一個零距離的女孩兒,像是鄰家和街頭得美女姐姐,而不像女明星那樣高不可攀,而隱藏在這一原因之下的,是一個略有些殘酷的事實——現實中的漂亮姑娘不會多看這些男人一眼,或者說,壓根兒就沒有女孩子會多看他們一眼;偶有意外,也不過是鄙夷的笑容和冷峻的白眼,擊碎他們青澀而荒唐的幻想,同時蹂躏著無從發泄的荷爾蒙。
有趣的是,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一個謊言,主播與觀衆各自心照不宣。很難想象在現實生活中會有這樣一幕場景,一位姿色七分以上的普通女孩,身邊聚攏著成百上千、成千上萬的男人,男人出言輕佻,女孩獨領風騷。男人們心知肚明,女主播和觀衆的友誼僅僅發生在線上的互動,借助直播平台的底薪和觀衆的禮物予以支撐,而在現實生活裏,他們爲之狂熱的女主播,並不會給予他們哪怕是say hi的垂青。
而對于謊言,女主播們有著更爲清醒的認知。她們並不喜歡這些說話粗鄙的男人,但爲了走紅和因此可能獲得的禮物收入,她們竭盡全力地博取圍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某種交易,爲了獲得她們想要的東西,她們讓渡了一部分個人尊嚴。
由于圍觀的魅力是如此之大,或言之,“零距離”的狀態是如此吸引人,以至于它得以明目張膽地蓋住謊言,繼而使得那些毫無觀看價值的內容都變得生機勃勃。通過網絡直播,觀衆圍觀烤串、吃飯、發呆、睡覺,就像米蘭·昆德拉的新作標題所言——這一切,仿佛“慶祝無意義”。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