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信息集合终端,自贸区邮报融合智库、金融、中介服务业态,为中国自由贸易区以及关注自贸区的企业和个人服务。

热新闻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话题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评论

热回答

84

您说的“差距”很大程度是主观上的。这里面有如下几种情况:
一是和赔率榜单的差距。赔率本身是一些文学机构炮制出来的,它只有一定的参考性,没有必然性。赔率最高却没有获奖的现象多了去了,最悲摧的就是大家熟悉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先生了。
二是和我们自己意愿的差距。9月9号,我在自己的天涯博客发了一篇文章,希望阿尔巴尼亚的伊斯梅尔·卡达莱和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获奖。为什么呢?我读他们比较多,我喜欢、认同他们的作品。但不能说,他们就是最好的,就是必须获奖的,因为我的阅读视野很有限。比如昨天获奖的两位,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我就读得很少,但他们很有名气,不仅在欧洲,在中国也很有影响,只是他们还没有影响到我,那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第三种是与媒体炒作的差距。这个就更正常了。说句老实话,时下,我们关心诺奖赔率比关心文学要多得多。残雪写了三十多年,在普通民众中默默无闻,因为上了一个赔率榜变得天下皆知,这不是文学的胜利,而是新闻的胜利,是资讯的胜利。我想怯怯地和朋友们说一句,如果我们不那么关心获奖榜单,而是真正有计划地去阅读文学经典,你得到的收获会要……我不“剧透”了,呵呵。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