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一輛自動駕駛的滴滴:中美兩地測試,瞄准L4級別自動駕駛

澎湃新聞記者 陳宇曦

2019-08-28 08:3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無人駕駛網約車還有多遠?或許很快可以用滴滴“打”一輛了。
8月的上海天氣炎熱,在位于浦東的室外測試場地,鄭建強正和他的團隊對滴滴自動駕駛車輛進行調試。
鄭建強是滴滴自動駕駛公司中國研發團隊的負責人。再過一天,滴滴將在8月29日揭幕的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首秀自動駕駛技術階段性成果——互聯網公司要證明自己也是一家科技公司,得靠更“硬核”的技術。大力發展自動駕駛幾乎是全球共識,正如同過去的操作系統之于手機、電腦,自動駕駛被視作未來出行領域的一項基礎能力,從大型車企、科技巨頭到初創公司,都在參與這場關乎未來的競賽。
滴滴自動駕駛車輛 滴滴出行 供圖
滴滴自動駕駛團隊組建于2016年,擁有高精地圖、感知、行爲預測、規劃與控制、基礎設施與仿真、數據標注、問題診斷、車輛改裝、雲控與車聯網、車路協同、信息安全等多個專業團隊。目前團隊在中美多地開展研發、測試,規模約200余人。
稍早前,滴滴將自動駕駛部門進行分拆,設立獨立公司,滴滴出行CTO張博出任自動駕駛新公司CEO。
張博表示,“新公司希望進一步開放與汽車主機廠和産業夥伴的戰略合作,共同推進無人駕駛技術商業化,真正落地成爲産品服務進入每個人的生活。”
8月27日,澎湃新聞記者實地探訪滴滴無人駕駛車在上海的測試場地,體驗試乘了滴滴自動駕駛車輛。
滴滴自動駕駛車輛 滴滴 供圖
中美兩地測試,希望實現L4級別無人駕駛
與Waymo、Uber的路徑一樣,滴滴不自己“造車”,而是專注于技術研發,並與車企進行合作。
測試場地現場共停放了約10多輛滴滴的無人駕駛車輛,其中大部分爲林肯牌汽車。還有幾台被蓋上了車罩,現場工作人員透露,這幾輛被遮蓋住的車爲國産車型,屆時將在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進行展示。
滴滴的無人駕駛車在頂部安裝有三個激光雷達和七個攝像頭。其中最上方正在旋轉的是主激光雷達,兩側還有兩個小激光雷達。中間層設有7個攝像頭,以覆蓋車周360度的區域,通過圖像數據來做視覺感知。在頂架系統兩側還有GPS系統的天線,通過衛星信息可以幫助車輛做定位。
滴滴自動駕駛車輛頂部裝置中,最上方爲主激光雷達,中層爲攝像頭,兩側爲小一些的激光雷達 滴滴 供圖
鄭建強介紹,主激光雷達通過旋轉的方式看周圍的障礙物,但由于角度原因,在車兩側會有一些盲區,所以兩側的小激光雷達可以通過角度的設置覆蓋車兩側盲區,保證車周圍的感知沒有死角。
那麽這些設備如何讓車輛“自己”開起來?
具體而言,通過衛星定位系統可獲得車輛位置信息,通過激光雷達和攝像頭可感知周圍障礙物的信息,包括障礙物的位置和速度、朝向,這些些信號會傳至車內部的計算系統,爲車輛規劃在未來一段時間內行使的路線,根據路線給車輛底層的線控系統發送控制指令,比如油門、刹車、轉向信息,從而控制車輛,完成自動駕駛。
車內提供的平板可顯示車輛狀態:比如車輛正處于自動駕駛模式還是手動控制,周圍的障礙物是什麽,距離有多遠 滴滴 供圖
在測試場地中,還設有上下坡、紅綠燈、斑馬線等場景。遇到紅燈或是行人過馬路時,處于自動駕駛模式的車輛會停下並等待。
當然,測試場地的場景顯然要遠遠簡單于實際的路測情況,“遇上逆行的車,不看紅燈的電瓶車”會比較令測試車“頭疼”,鄭建強笑稱。
在測試時,滴滴自動駕駛車輛的駕駛位和副駕駛位均有工作人員。根據滴滴內部的安全規定,在自動駕駛狀態下,駕駛位的安全員需要將手虛握在方向盤上,以便于在部分情況下進行接管車輛。坐在副駕駛的技術人員則負責查看系統。
澎湃新聞記者試乘體驗時,滴滴自動駕駛車輛的車速在30千米/小時。
滴滴自動駕駛車內的安全員。根據安全要求,安全員虛握著方向盤,以便于在一些時刻進行車輛接管 滴滴 供圖
鄭建強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滴滴無人駕駛車研發和測試是希望能夠達到L4級別(高度自動化)的無人駕駛。
自動駕駛可分爲L1至L5共5個級別,L3等級的車輛由自動駕駛系統來控制,不過駕駛員需要隨時做好緊急情況接手控制的准備;至L4等級,在啓動駕駛後,駕駛人一般不必再介入控制;到了L5,則是真正意義上完全實現無人駕駛,連方向盤可能都不再需要了。
爲此,滴滴已經在中美兩地已經積累了大量的路測信息。公開資料顯示,滴滴在2018年5月獲得了美國加州自動駕駛路測資格(Testing with a Driver,即需有安全員在車上),同年8月獲得了北京市自動駕駛車輛道路測試資格。
除了北京,滴滴在國內的自動駕駛研發測試還涉及蘇州、上海兩地。在上海,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全資持股的上海滴滴沃芽科技有限公司在2019年3月成立,經營範圍包括智能駕駛汽車技術、自動駕駛汽車技術等。
什麽時候可以打到一輛“無人駕駛”的滴滴
事實上,目前市面上很多已經量産、公開發售的車型已經搭載了輔助自動駕駛系統,比如特斯拉的autopilot。而包括滴滴、Uber、Lyft在內的打車軟件巨頭,積極參與自動駕駛技術研發,一個意圖就是將自動駕駛與打車業務場景相結合,從而在商業化上獲得回報。
Waymo和Lyft已經在美國“拔得頭籌”。
2018年12月,谷歌系自動駕駛技術公司Waymo已經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郊區推出了出租車商業服務Waymo One。
當然,這與想象中一輛車自己開過來接送乘客的畫面不同,Waymo One提供服務時,車內有安全員在場。也並非在鳳凰城的每一位居民都能夠打到Waymo One的車。在最初推出時,Waymo邀請了此前參與過Waymo早期測試的用戶來使用Waymo One的服務。
Waymo One服務 Waymo 圖
今年5月,Waymo又宣布與打車軟件Lyft達成合作,在鳳凰城提供10輛Waymo自動駕駛汽車,用戶可直接從Lyft App中選擇乘坐Waymo自動駕駛車輛。
特斯拉CEO馬斯克也曾表示,希望在2020年提供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按照馬斯克的設想,特斯拉車主只要按一下智能手機應用上的一個按鈕,他們的汽車就能投入商業服務,通過特斯拉網絡搭載乘客。
在國內,多地也在緊鑼密鼓籌備自動駕駛出租車的實現。
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彥宏在4月份的嶽麓峰會上透露,2019下半年,百度將會和長沙合作,進行自動駕駛出租車隊的商業化運營。8月2日,百度宣布,與中國一汽紅旗共同打造的國內首批量産L4級自動駕駛出租車Robotaxi-紅旗E·界已經開始在長沙展開測試。
另據第一財經8月27日晚間的報道,滴滴已經在封閉園區內對無人駕駛汽車和打車場景進行結合測試。在測試中,工作人員演示了通過滴滴叫車、派來自動駕駛車輛的流程。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此前在7月份,滴滴出行CTO兼自動駕駛公司CEO張博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描繪了無人駕駛商業化的未來場景:“比如說我們的乘客發出訂單後,我們已經知道了訂單的起點和終點,以及要行駛的路徑。我們可以提前預判這個路徑是不是有足夠的信心用無人駕駛車去接,如果有信心,我們就把這個訂單分給無人車去接,如果沒有信心,我們就發給專職司機,這個模式我叫做’混合模式’,是’無人車和人’的混合模式,這個是未來十年的唯一的無人車的商業化可行路徑。”
當然,從測試、小範圍推出,再到走入尋常百姓家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從目前來看,前述的“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相較于每日的用車總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技術上完善、成本上經濟的“無人駕駛出租車”離大衆的生活尚有距離。一方面,自動駕駛技術和安全性有待進一步的精進。另一方面,相關基礎設施的建設也有待完善。
責任編輯:孫扶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滴滴, 無人駕駛, 自動駕駛, 出租車, 打車
收藏
跟蹤: 滴滴出行

相關推薦

評論(12)

熱新聞

一天 三天 一周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