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嗑的CP,都是如何“造”出来的

          2019-08-28 08:38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作者|毛丽娜
          编辑|李春晖
          一个夏天,硬糖君嗑cp嗑得晕头转向,夜夜集训; 直到梦醒时分,才知真相是假; 誓要做个没有心的公号狗,将所有“发糖”都碾碎细查; 从此后,再不信谁szd(是真的),只做满身铜臭的娱乐解说家!
          发泄完毕。 众所周知,随着内地娱乐产业的造星流程愈加娴熟,除了要有业务能力、个人魅力以及过硬颜值,通过CP吸粉也早已被提上日程。 参加综艺都没混上个cp,出去简直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对于影视内容来说,嗑cp式追剧也是增加观众黏性、扩大传播声量最具性价比的方式。 去年的“巍澜”,今年的“忘羡”“藕丙”,都堪称现象级的成功CP。
          但君不见,每档节目、剧集其实都会诞生几对所谓的官配和民选CP。 而这些CP能不能为双方带来人气加成,好像又是个“玄学”问题。
          为什么有的CP无心插柳,却能让粉丝上头十几年仍旧长情? 为什么有的CP外表上看起来相当登对,偏偏粉丝就是不买账不肯跳坑入股?
          什么“95分天选”,坚定的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者硬糖君是不会被这些封建迷信洗脑的。
          对于也想分享CP红利的后来者,想弄清楚什么样的CP才能火,首先要弄清CP是什么,CP饭的心理机制又是什么。 而对于处于CP戒断期的同仁,弄清CP“成瘾机制”,无疑也是十分必要的。

          CP是什么? 是一段故事
          追本溯源,说到CP的鼻祖,硬糖君觉得荣耀归于韩国初代爱豆组合HOT的张佑赫和安胜浩。
          在那个时代,还没有所谓CP一说。 这两位愣是通过所谓的“超友情传言”,人气一跃成为全团TOP。 可以说,韩娱圈的CP风气便始于此。 但二十年过去了,却再没有一对CP达到当年佑猴的高度及影响力。

          这一对的CP饭长情到什么地步呢? HOT成立于1996,解散于2001年。 但是,每当张佑赫与安胜浩再度合体,都会立刻炸出不少当年的CP饭。 2018年初,HOT合体参加综艺录制,佑猴CP饭原地复活,直到现在仍有粉丝还在继续产出CP文。
          这一对CP诞生,是因为当年SM公司还没有统一宿舍,两个家不在首尔的男孩只好一起租房生活,在相处中闹出了不少趣事。 粉丝因为“喜欢这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成为了CP饭。 如今的选秀综艺皆大搞男子宿舍、女子宿舍那一套集训玩法,大概也是从这里得到了“合租cp”的灵感。
          故事性,是一对CP吸引受众的最基本元素。 徒有颜值被凑在一起CP,就好像亦舒师太笔下的木头美人一般,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佑猴的故事性,在于两个独自在首尔打拼的少年相互取暖,又在各自成名后因种种原因渐行渐远,甚至干脆不再见面。 HOT再度聚首,张佑赫出现的瞬间,安胜浩突如其来的眼泪,让这对CP带上了一种“爱而不得,不得不放手”的悲情色彩。
          内娱能够“出圈”的CP,同样也是故事性强的。 以SNH48为例,全团300多妹子,几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CP组合。 但连路人都略有耳闻的,只有“卡黄”这一对。
          卡黄,是李艺彤与黄婷婷的CP简称。 在经历了正主亲自解散CP后援会、李艺彤直播自爆取关黄婷婷、两人同台全程无互动等一系列操作后,不仅没能让CP饭死心,反而使得不少人相信“我搞到真的了”。

          卡黄不是官方CP。 彼时的李艺彤是个连站位都没有的替补,黄婷婷也不过是个站位边角的普通成员。 女孩子走得近了,渐渐就成了朋友。
          李艺彤当年是黄婷婷的小跟班,自称黄婷婷头号粉丝,用小号为黄婷婷集资,在各种场合表达对黄婷婷的喜爱; 黄婷婷则是成熟的小姐姐,对这个聒噪又粘人的妹妹是嫌弃又无可奈何。
          注意,这里到重要知识点了! 如果一直保持这种“婷婷桑我好喜欢你”、“发卡你好烦”的状态,这对CP万万不可能在塞纳河中脱颖而出,一跃成为第一CP。
          由热转冷,两人再无互动以后,这对CP才开始走上封神之路。

          先是李艺彤删掉了与黄婷婷有关的每一条微博,再来两人不仅不再讲话,甚至不会提到对方的名字。 李艺彤曾隐晦解释过,因为发现有些友情与自己想象中不一样,其实就是不想再剃头挑子一头热了而已。
          可是代入CP思维来看,正是因为两人之间真的存在独特的感情,所以才会因爱生恨。 如果真的放下了,为什么连对方的名字都不能提呢?
          一对能够造成影响力,让CP饭相信“是真的”的CP,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像一部二流情感小说。 既有甜蜜的相处,也有争吵后的决裂。 从头甜到尾的CP,固然会有粉丝入坑,但因为没有波折,所以显得太官方、太商业,生命力既不强、也不久。 唯有虐心,才能虐出所谓的死忠CP饭。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
          他们是另一对我们

          CP饭究竟是在以一种什么样的心理机制追CP的,为什么放着高甜不虐的CP不追,非要选择正主“同框就是糖”的CP受虐?
          追CP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大部分人追CP,其实是通过CP的存在来套上自己的故事,满足自己求而不得的心理。
          在CP饭中,有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存在,即CP饭中的产出者。 这类粉丝,往往以同人文、同人画作及双人视频剪辑等持续产出,吸引并稳固着CP饭圈。
          其中以同人文写手的数量最为庞大。 如今原耽写手中有不少人,都曾经是同人写手出身,可见CP文化影响之深。

          与原耽不同,同人写手为心中的CP爆肝码字,纯粹是“为爱发电”。 因为会被其他粉丝指责靠正主赚钱,所以同人文很少如原耽作品一样,通过印制个人志等方式销售。 爆肝到凌晨,换来的也只是转发和点赞而已。
          既然如此,为什么写手还要持续不断地产出?
          写手小E,曾经是某届快男成员的CP饭。 她说自己追CP的初衷只是觉得好玩,看到身边人都在追CP就想跟着试一试。 但一旦入坑,特别是写作后,就开始觉得正主确实是真的。

          “因为要反复看视频,寻找各种细枝末节的糖来写文,自我催眠洗脑多了就觉得是真的了。 ”出于一种“我要守护他们的感情”的心理,小E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同人创作。
          另一位已经退圈的写手妮妮与小E的经历则不同,妮妮是因为从她饭的CP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大为触动毅然入坑。
          “那种小心翼翼去接触对方的模样,让我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妮妮为这对CP创作了大约百万字的作品,她坦言每一个故事里都有着她自己的经历,与其说她在写这对CP,不如说她在为自己圆梦。 妮妮封笔是因为其中一名成员退团,她觉得“是时候该结束了”,百万余字的作品,被妮妮自己删了个干净。

          小E和妮妮是两种非常典型的CP饭入坑心理机制: 一种是“洗脑多了连我自己都觉得是真的了”,一种则是“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故事”。
          有人简单将CP饭的心理机制归结为“因为不想看到喜欢的爱豆谈恋爱,所以宁可把ta与同性凑在一起,满足自己的独占欲”。
          这种说法有些武断。 CP饭所着迷的,并不是按头两个性别相同的人在一起,而是因为这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触动自己的地方。
          这种触动不一定是什么摸脸杀、摸头杀之类的亲密举动,或许只是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只是一个对望而已。 越是日常的行为,越有可能令粉丝产生强代入感并且入坑。

          硬糖君的一位朋友很精准地描述了这种上头过程: “正主突然真情实感开始发糖,发着发着又避嫌说我们只是好朋友,但粉丝又找出种种蛛丝马迹,这种过程最让人欲罢不能。 ”
          “人人心中有座断背山”,有时粉丝所痴迷的并不是CP双方的任何一个人,而是沉迷于这种关系本身,以及由这种关系衍生出的故事。
          越是交好后决裂的CP,越让粉丝觉得正是因为正主之间真的有了些什么所以才要避嫌。 通过写手、画手以及剪辑手的一系列产出,在群体意识的洗脑作用下,粉丝更是对这种推理的合理性深信不疑。
          于是就造成了正主拼命想要解绑CP,但越是避嫌,CP饭反而越来越多的怪象。
          避嫌解绑提纯,拆CP为何这么难
          一边是偶像及其经纪公司,想要通过一对深入人心的CP吸饭; 另一边则是已经造成一定影响力的CP组合,忙着解绑与提纯。
          《陈情令》大结局前夕,便有粉丝号召由“忘羡”纸片人cp衍生出的真人cp“博君一肖”在大结局后迅速解绑,因为谁也不想让对方继续“吸血”。
          这边厢,SNH48曾经甜到令人晕厥的鞠婧祎林思意的四鞠组合,双方唯饭在超话互撕,都在指责对方拖累自家爱豆。

          一对CP,当双方的影响力都达到一定程度后,就一定要面对解绑与提纯的问题。 首先这是由内地娱乐圈的性质所决定的,LGBT始终未被承认,CP文化只是小众,想走向更大的舞台就必须迅速解绑。
          其次则是因为人始终无法做到一碗水端平。 虽然CP饭尽量保持对双方投入一样的热情,在应援氪金上也做到一致对待,但每个人多多少少会有自己的偏好。 唯饭永远会觉得,CP饭都是对家伪装的,为的就是持续不断吸自家爱豆的血。
          当然CP饭本身也经常因为学不会“圈地自萌”,公开发表不妥言论而被撕。 甚至有人认为,CP饭将艺人标签化,会影响偶像未来的资源。
          无论出于哪个角度考虑,大热CP到最后都会面临被解绑的命运。 但有些CP拆得轻而易举,有些却是怎么解绑都与对家难舍难分。
          去年“镇魂CP”的解绑,被认为是成功提纯的案例。 如今已经很少再有人将白宇与朱一龙凑在一起。 即使有,也不过是“CP余孽”小范围的自娱自乐而已。

          但“镇魂CP”本就是因剧诞生的CP,两位演员此前毫无交集,此后也没有CP营业,除了剧集以外没有任何“找糖”的途经。
          就算CP饭磕CP再上头,这种没有铺垫,也不会再有后续物料的CP,并不具备故事性及波折性,自然不会产生令人难以自拔的代入感。
          但拆偶像组合CP就要难得多了。 毕竟是一个团的成员,总归有同框的机会,即使当下为了拆CP不再同台,但还有以前的“过期糖”可以磕。 “过期糖”磕多了,cp饭还能自我洗脑,他们是真的为了避嫌才会解绑。
          李艺彤努力拆CP这么多年,尽量避免与黄婷婷的一切交集。 然而六选舞台上,两人作为上一届的第一名与第二名站在一起,还是引发了全场骚动。

          再到眼下微博超话85万粉丝的“博君一肖”cp。 因为肖战与王一博都是男团成员出身,其粉丝群体天然就受CP思维影响更深。 而这些初始粉丝的行为模式,又极大影响了随后进入的书粉、剧粉,解绑难度自然要大一些。
          不过,对于大部分经纪公司和艺人来说,考虑拆CP还太遥远,如何先打造一对能够引发高度关注的CP才是当务之急。 CP并不是把两个好看的人凑在一起这么简单,写剧本还要讲究人物设定、背景设定、高潮冲突呢,更何况CP本身就是一出真人剧本的投映。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CP,影视,爱豆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9
          收藏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一天 三天 一周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山东彩票网址是什么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