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嗑的CP,都是如何“造”出來的

2019-08-28 08:38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字號
作者|毛麗娜
編輯|李春晖
一個夏天,硬糖君嗑cp嗑得暈頭轉向,夜夜集訓; 直到夢醒時分,才知真相是假; 誓要做個沒有心的公號狗,將所有“發糖”都碾碎細查; 從此後,再不信誰szd(是真的),只做滿身銅臭的娛樂解說家!
發泄完畢。 衆所周知,隨著內地娛樂産業的造星流程愈加娴熟,除了要有業務能力、個人魅力以及過硬顔值,通過CP吸粉也早已被提上日程。 參加綜藝都沒混上個cp,出去簡直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對于影視內容來說,嗑cp式追劇也是增加觀衆黏性、擴大傳播聲量最具性價比的方式。 去年的“巍瀾”,今年的“忘羨”“藕丙”,都堪稱現象級的成功CP。
但君不見,每檔節目、劇集其實都會誕生幾對所謂的官配和民選CP。 而這些CP能不能爲雙方帶來人氣加成,好像又是個“玄學”問題。
爲什麽有的CP無心插柳,卻能讓粉絲上頭十幾年仍舊長情? 爲什麽有的CP外表上看起來相當登對,偏偏粉絲就是不買賬不肯跳坑入股?
什麽“95分天選”,堅定的馬克思曆史唯物主義者硬糖君是不會被這些封建迷信洗腦的。
對于也想分享CP紅利的後來者,想弄清楚什麽樣的CP才能火,首先要弄清CP是什麽,CP飯的心理機制又是什麽。 而對于處于CP戒斷期的同仁,弄清CP“成瘾機制”,無疑也是十分必要的。

CP是什麽? 是一段故事
追本溯源,說到CP的鼻祖,硬糖君覺得榮耀歸于韓國初代愛豆組合HOT的張佑赫和安勝浩。
在那個時代,還沒有所謂CP一說。 這兩位愣是通過所謂的“超友情傳言”,人氣一躍成爲全團TOP。 可以說,韓娛圈的CP風氣便始于此。 但二十年過去了,卻再沒有一對CP達到當年佑猴的高度及影響力。

這一對的CP飯長情到什麽地步呢? HOT成立于1996,解散于2001年。 但是,每當張佑赫與安勝浩再度合體,都會立刻炸出不少當年的CP飯。 2018年初,HOT合體參加綜藝錄制,佑猴CP飯原地複活,直到現在仍有粉絲還在繼續産出CP文。
這一對CP誕生,是因爲當年SM公司還沒有統一宿舍,兩個家不在首爾的男孩只好一起租房生活,在相處中鬧出了不少趣事。 粉絲因爲“喜歡這兩個人之間的相處模式”,成爲了CP飯。 如今的選秀綜藝皆大搞男子宿舍、女子宿舍那一套集訓玩法,大概也是從這裏得到了“合租cp”的靈感。
故事性,是一對CP吸引受衆的最基本元素。 徒有顔值被湊在一起CP,就好像亦舒師太筆下的木頭美人一般,美則美矣毫無靈魂。
佑猴的故事性,在于兩個獨自在首爾打拼的少年相互取暖,又在各自成名後因種種原因漸行漸遠,甚至幹脆不再見面。 HOT再度聚首,張佑赫出現的瞬間,安勝浩突如其來的眼淚,讓這對CP帶上了一種“愛而不得,不得不放手”的悲情色彩。
內娛能夠“出圈”的CP,同樣也是故事性強的。 以SNH48爲例,全團300多妹子,幾乎每個人都有不同的CP組合。 但連路人都略有耳聞的,只有“卡黃”這一對。
卡黃,是李藝彤與黃婷婷的CP簡稱。 在經曆了正主親自解散CP後援會、李藝彤直播自爆取關黃婷婷、兩人同台全程無互動等一系列操作後,不僅沒能讓CP飯死心,反而使得不少人相信“我搞到真的了”。

卡黃不是官方CP。 彼時的李藝彤是個連站位都沒有的替補,黃婷婷也不過是個站位邊角的普通成員。 女孩子走得近了,漸漸就成了朋友。
李藝彤當年是黃婷婷的小跟班,自稱黃婷婷頭號粉絲,用小號爲黃婷婷集資,在各種場合表達對黃婷婷的喜愛; 黃婷婷則是成熟的小姐姐,對這個聒噪又粘人的妹妹是嫌棄又無可奈何。
注意,這裏到重要知識點了! 如果一直保持這種“婷婷桑我好喜歡你”、“發卡你好煩”的狀態,這對CP萬萬不可能在塞納河中脫穎而出,一躍成爲第一CP。
由熱轉冷,兩人再無互動以後,這對CP才開始走上封神之路。

先是李藝彤刪掉了與黃婷婷有關的每一條微博,再來兩人不僅不再講話,甚至不會提到對方的名字。 李藝彤曾隱晦解釋過,因爲發現有些友情與自己想象中不一樣,其實就是不想再剃頭挑子一頭熱了而已。
可是代入CP思維來看,正是因爲兩人之間真的存在獨特的感情,所以才會因愛生恨。 如果真的放下了,爲什麽連對方的名字都不能提呢?
一對能夠造成影響力,讓CP飯相信“是真的”的CP,他們之間的關系應該像一部二流情感小說。 既有甜蜜的相處,也有爭吵後的決裂。 從頭甜到尾的CP,固然會有粉絲入坑,但因爲沒有波折,所以顯得太官方、太商業,生命力既不強、也不久。 唯有虐心,才能虐出所謂的死忠CP飯。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
他們是另一對我們

CP飯究竟是在以一種什麽樣的心理機制追CP的,爲什麽放著高甜不虐的CP不追,非要選擇正主“同框就是糖”的CP受虐?
追CP只是一種表面現象,大部分人追CP,其實是通過CP的存在來套上自己的故事,滿足自己求而不得的心理。
在CP飯中,有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存在,即CP飯中的産出者。 這類粉絲,往往以同人文、同人畫作及雙人視頻剪輯等持續産出,吸引並穩固著CP飯圈。
其中以同人文寫手的數量最爲龐大。 如今原耽寫手中有不少人,都曾經是同人寫手出身,可見CP文化影響之深。

與原耽不同,同人寫手爲心中的CP爆肝碼字,純粹是“爲愛發電”。 因爲會被其他粉絲指責靠正主賺錢,所以同人文很少如原耽作品一樣,通過印制個人志等方式銷售。 爆肝到淩晨,換來的也只是轉發和點贊而已。
既然如此,爲什麽寫手還要持續不斷地産出?
寫手小E,曾經是某屆快男成員的CP飯。 她說自己追CP的初衷只是覺得好玩,看到身邊人都在追CP就想跟著試一試。 但一旦入坑,特別是寫作後,就開始覺得正主確實是真的。

“因爲要反複看視頻,尋找各種細枝末節的糖來寫文,自我催眠洗腦多了就覺得是真的了。 ”出于一種“我要守護他們的感情”的心理,小E開始了長達數年的同人創作。
另一位已經退圈的寫手妮妮與小E的經曆則不同,妮妮是因爲從她飯的CP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大爲觸動毅然入坑。
“那種小心翼翼去接觸對方的模樣,讓我看到了過去的自己。 ”妮妮爲這對CP創作了大約百萬字的作品,她坦言每一個故事裏都有著她自己的經曆,與其說她在寫這對CP,不如說她在爲自己圓夢。 妮妮封筆是因爲其中一名成員退團,她覺得“是時候該結束了”,百萬余字的作品,被妮妮自己刪了個幹淨。

小E和妮妮是兩種非常典型的CP飯入坑心理機制: 一種是“洗腦多了連我自己都覺得是真的了”,一種則是“我在他們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故事”。
有人簡單將CP飯的心理機制歸結爲“因爲不想看到喜歡的愛豆談戀愛,所以甯可把ta與同性湊在一起,滿足自己的獨占欲”。
這種說法有些武斷。 CP飯所著迷的,並不是按頭兩個性別相同的人在一起,而是因爲這兩個人之間的相處,在他們身上看到了觸動自己的地方。
這種觸動不一定是什麽摸臉殺、摸頭殺之類的親密舉動,或許只是一句話、一個動作、甚至只是一個對望而已。 越是日常的行爲,越有可能令粉絲産生強代入感並且入坑。

硬糖君的一位朋友很精准地描述了這種上頭過程: “正主突然真情實感開始發糖,發著發著又避嫌說我們只是好朋友,但粉絲又找出種種蛛絲馬迹,這種過程最讓人欲罷不能。 ”
“人人心中有座斷背山”,有時粉絲所癡迷的並不是CP雙方的任何一個人,而是沉迷于這種關系本身,以及由這種關系衍生出的故事。
越是交好後決裂的CP,越讓粉絲覺得正是因爲正主之間真的有了些什麽所以才要避嫌。 通過寫手、畫手以及剪輯手的一系列産出,在群體意識的洗腦作用下,粉絲更是對這種推理的合理性深信不疑。
于是就造成了正主拼命想要解綁CP,但越是避嫌,CP飯反而越來越多的怪象。
避嫌解綁提純,拆CP爲何這麽難
一邊是偶像及其經紀公司,想要通過一對深入人心的CP吸飯; 另一邊則是已經造成一定影響力的CP組合,忙著解綁與提純。
《陳情令》大結局前夕,便有粉絲號召由“忘羨”紙片人cp衍生出的真人cp“博君一肖”在大結局後迅速解綁,因爲誰也不想讓對方繼續“吸血”。
這邊廂,SNH48曾經甜到令人暈厥的鞠婧祎林思意的四鞠組合,雙方唯飯在超話互撕,都在指責對方拖累自家愛豆。

一對CP,當雙方的影響力都達到一定程度後,就一定要面對解綁與提純的問題。 首先這是由內地娛樂圈的性質所決定的,LGBT始終未被承認,CP文化只是小衆,想走向更大的舞台就必須迅速解綁。
其次則是因爲人始終無法做到一碗水端平。 雖然CP飯盡量保持對雙方投入一樣的熱情,在應援氪金上也做到一致對待,但每個人多多少少會有自己的偏好。 唯飯永遠會覺得,CP飯都是對家僞裝的,爲的就是持續不斷吸自家愛豆的血。
當然CP飯本身也經常因爲學不會“圈地自萌”,公開發表不妥言論而被撕。 甚至有人認爲,CP飯將藝人標簽化,會影響偶像未來的資源。
無論出于哪個角度考慮,大熱CP到最後都會面臨被解綁的命運。 但有些CP拆得輕而易舉,有些卻是怎麽解綁都與對家難舍難分。
去年“鎮魂CP”的解綁,被認爲是成功提純的案例。 如今已經很少再有人將白宇與朱一龍湊在一起。 即使有,也不過是“CP余孽”小範圍的自娛自樂而已。

但“鎮魂CP”本就是因劇誕生的CP,兩位演員此前毫無交集,此後也沒有CP營業,除了劇集以外沒有任何“找糖”的途經。
就算CP飯磕CP再上頭,這種沒有鋪墊,也不會再有後續物料的CP,並不具備故事性及波折性,自然不會産生令人難以自拔的代入感。
但拆偶像組合CP就要難得多了。 畢竟是一個團的成員,總歸有同框的機會,即使當下爲了拆CP不再同台,但還有以前的“過期糖”可以磕。 “過期糖”磕多了,cp飯還能自我洗腦,他們是真的爲了避嫌才會解綁。
李藝彤努力拆CP這麽多年,盡量避免與黃婷婷的一切交集。 然而六選舞台上,兩人作爲上一屆的第一名與第二名站在一起,還是引發了全場騷動。

再到眼下微博超話85萬粉絲的“博君一肖”cp。 因爲肖戰與王一博都是男團成員出身,其粉絲群體天然就受CP思維影響更深。 而這些初始粉絲的行爲模式,又極大影響了隨後進入的書粉、劇粉,解綁難度自然要大一些。
不過,對于大部分經紀公司和藝人來說,考慮拆CP還太遙遠,如何先打造一對能夠引發高度關注的CP才是當務之急。 CP並不是把兩個好看的人湊在一起這麽簡單,寫劇本還要講究人物設定、背景設定、高潮沖突呢,更何況CP本身就是一出真人劇本的投映。

閱讀原文
關鍵詞 >> CP,影視,愛豆
特別聲明
本文爲自媒體、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聞上傳並發布,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台。
289
收藏

相關推薦

評論(6)

熱新聞

一天 三天 一周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