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兼業代理資質將向互聯網平台放開,保險中介牌照要降價了

向家瑩/經濟參考報

2019-08-28 08:41

字號
“一牌難求”時代即將結束,保險中介市場或迎來新一輪洗牌。《經濟參考報》記者獲悉,在國辦發布《關于促進平台經濟規範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允許有實力有條件的互聯網平台申請保險兼業代理資質後,相關部門正系統謀劃,研究出台規範互聯網平台發展的細化政策措施。
業內人士認爲,監管或就保險兼業代理管理辦法作出修改,也可能單獨出台互聯網平台兼業代理管理相關辦法,對互聯網平台搭售保險在險種類型、注冊資本等多方面進行約束。在近年密集政策紅利下,流量巨頭通過收購保險中介牌照,布局互助平台方式加碼保險業務熱情持續升溫,預計細則出台後,將有更多中型互聯網平台入局。
中型互聯網平台加碼保險迎紅利
近十年來,超過20%的年均增速使保險業成爲中國增長最快的産業之一。《指導意見》提出的“允許有實力有條件的互聯網平台申請保險兼業代理資質”,無疑爲保險觸達更多人群提供了充分空間。
業內人士表示,這意味著,未來互聯網平台開展互聯網保險業務只需申請兼業代理資質,不再需要斥巨資收購保險中介牌照
據瑞士再保險研究院測算,未來10年中國壽險保費年均實際增速將達到9.1%。中金公司研報預計,我國保險業整體保費未來五年仍將保持年均複合增長率20%以上。
廣闊的市場空間吸引了大批互聯網平台加碼保險業務。目前,互聯網平台涉足保險業務的方式主要通過直接或間接持有保險代理或保險經紀等中介牌照以獲得展業資格。業內人士認爲,在當前巨頭普遍已涉足保險行業並取得相關牌照背景下,未來或有更多符合條件的中型互聯網平台入場分羹。
蘇甯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表示,互聯網保險是保險中介的新興重要參與者,能夠有效發揮垂直細分領域保險的銷售。預計這一政策或將再次開啓保險中介互聯網化的一波浪潮,同時帶來保險中介市場新一輪洗牌。多數互聯網平台的選擇是依靠自身強大的流量優勢介入保險中介行業,更多新勢力的湧入,有助于保險中介發展更加規範和專業。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精算研究院陳輝博士同樣認爲,監管發放兼業代理資質有助于保險中介行業健康發展。“保險代理牌照價格此前炒到3500萬元左右,主要就是互聯網平台巨頭爲合規經營業務從而收購牌照造成高溢價,放開互聯網平台兼業牌照,對于整個中介行業的健康發展是好事。”陳輝預計,未來保險中介牌照價格會逐漸回落,可能回落到1500萬元左右。
巨頭密集布局網絡互助成平台引流新場景
作爲萬億級別藍海,新一代流量巨頭早已對保險行業展開攻勢。入局者帶來更多創新模式,也使競爭空前激烈。
據不完全統計,包括BATJ,美團、途牛、小米、蘇甯、國美、同花順、東方財富、新浪、今日頭條等多家互聯網平台均已獲得保險中介牌照。
除手握牌照外,有觀點認爲,近年來互聯網巨頭密集布局的具有強大引流能力和保險客戶轉化能力的“網絡互助”業務,或將在《指導意見》後轉化成爲“網絡互助+保險”的模式,爲各巨頭旗下保險業務帶來新機遇,有效解決流量變現問題。
今年1月,滴滴保險頻道上線重大疾病網絡互助産品“點滴相互”以及大病籌款平台“點滴求助”;4月,蘇甯內測網絡互助計劃“甯互寶”;6月,奇虎360旗下網絡互助産品360互助上線;7月,美團旗下金融服務平台美團錢包上線《美團互助好青年大病互助計劃》。此外,網絡互助也吸引了資本市場高度關注。6月,悟空保在上線悟空互助社和悟空籌兩項新業務同時,也宣布獲得新一輪6000萬元融資。水滴公司僅在今年上半年就分別獲5億元和10億元的兩輪融資。
互聯網平台驅動的對傳統保險公司新一輪挑戰已經開始,資本驅動下網絡互助平台是否能夠逆襲,成爲保險公司競爭對手?
黃大智認爲,網絡互助更多承擔了保險産品補充和引流的作用。“網絡互助是對保險産品的一種補充,但對于用戶保險教育的意義更大。不過,網絡互助與互聯網平台結合,確實能夠爲保險産品引流。”黃大智表示。
擁有8100萬用戶的全球最大互助保障平台相互寶已宣布,將向保險公司全面開放合作。螞蟻金服副總裁、螞蟻保險總裁尹銘表示,相互寶跟保險公司的開放合作不是簡單的流量合作,而是要共同推進民衆保障教育的普及,共同開發定制化、多元化的升級保障産品,爲用戶和保險行業都帶來更大價值。
監管細則將出 入局門檻、資質待細化
《指導意見》在推動互聯網保險市場加速發展的同時,也對平台提出准入條件,要求互聯網平台申請保險兼業代理資質滿足“有實力有條件”。記者從多個渠道獲悉,後續監管會繼續跟進。
今年6月,銀保監會向保險中介機構下發《保險中介行政許可及備案實施辦法(征求意見稿)》,將保險代理、保險經紀、保險公估三個主體准入規定進行了統一整合,同時加強了對申請人的管理,並以負面清單形式提高高管准入門檻,嚴把“入口”。
陳輝認爲,《指導意見》提出的“有實力有條件”更多可以看作是對入局互聯網保險玩家的資質鑒定,通過資本金、營收、淨利潤、股東實力等指標限定准入門檻,減小經營風險。
黃大智認爲,後續政策調整或進一步細化對經營主體資質和股東資質進行准入門檻的限制,並且對所經營的産品類別做出一定限制。“比如互聯網叫車平台,開展業務範圍可能集中在乘車險、延誤險。互聯網旅遊平台業務範圍可能是航運險,意外險,螞蟻金服等金融科技巨頭可能會有綜合性保險。”他表示。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保險與社保研究室副主任王向楠認爲,允許“有實力有條件”的互聯網平台申請保險兼業代理資質對互聯網平台采用了“二分法”。第一,“無實力”“無條件”的互聯網平台是指在股東能力和信譽、注冊資本、管理保險業務資金安全和規範性的能力、信息安全技術能力等方面有缺陷,從而不能有效保護保險消費者權益,要禁止其提供保險中介服務。第二,鼓勵有資質的互聯網平台銷售保險,肯定了“保險”“互聯網”的結合。保險中介監管部門對“有實力有條件”的互聯網平台應當持有更歡迎的態度,同時要加強直接監管,不能不管或將管理責任簡單推給保險公司。
(原題爲《保險中介市場新一輪洗牌將至》)
責任編輯:鄭景昕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收藏
跟蹤: 保險中介

相關推薦

評論(12)

熱新聞

一天 三天 一周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