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及广告合作

广告

华东

电话: 021-22897524 张先生

Email: ad@thepaper.cn,zhangz@thepaper.cn

华北

电话: 010-85728322 王先生

Email: ad@thepaper.cn,wanghaimin@thepaper.cn

华南&西南

电话: 020-38019178 张小姐

Email: ad@thepaper.cn,maggiez@thepaper.cn

【区域定向商业广告代理商名单公示】

澎湃新闻网是由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运营的,具有深远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新媒体平台,澎湃新闻高品质的原创内容深受企业家、白领、高知人群的青睐。为维护用户的阅读体验及澎湃新闻广告的高水准,澎湃新闻网对各区域定向商业广告代理商有严格的筛选及考核机制。

澎湃新闻网的唯一运营公司为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我司从未以“澎湃”“澎湃新闻”为字号、商号在上海以外的地区注册、设立任何公司。

现某些企业为了赚取不正当利益,在未经我司授权的情况下,以澎湃新闻名义进行相关的产品销售、服务销售或召开相关的会议、培训,严重损害了澎湃新闻网及客户的合法权益。

为保证客户及合法代理商的利益不受损害。现将2019年度澎湃新闻网官方授权区域定向商业广告代理商名单公示如下:

区域 所在地 公司名称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华北区 天津市 吉祥印象(天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91120118MA05J5P59X
山西省 山西华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91140100MA0JWJUG2C
东三省 吉林省 吉林省清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91220101MA15A4447X
黑龙江省 黑龙江省澎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91230199MA1BEH9Q1U
华东区 南京市 南京东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91320114MA1N088G3H
苏州市 苏州新秀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91320507MA1R5PJ18M
无锡市 无锡东早文化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91320214MA1WHGJU0E
南通市 南通如是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91320602346148854M
安徽省 安徽乾景传媒有限公司 91340100355182413Q
山东省 山东一点互联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91370202MA3EXPDW8U
江西省 江西奋楷科技有限公司 91360125MA38EH4AX9
华中区 河南省 河南美施企业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91410105MA3X9UDH54
华南区 广东省 广州早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91440101MA59N5JE9T
西南区 重庆市 重庆九派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91500105MA60AD7Y0W
云南省 昆明晋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91530112MA6K62135H
贵州省 贵州恒与世纪传媒有限公司 91520102MA6GU4WB09
西北区 陕西省 陕西金色西部广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91610133587402809M

(名单将不定期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增减,亦可致电021-22899999或者邮件hexy@thepaper.cn 查询及核实)

在此,我司郑重声明:除上述官方授权的代理商外,任何未经我司书面许可,私自以澎湃新闻名义进行广告招商代理、会务合作等的行为均为违法行为,已经涉嫌侵犯我司的注册商标专有权、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等,我司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与此同时,上述代理商的合作范畴仅限于商业广告代理,不涉及任何新闻等相关采编业务,请广大读者、客户、企业周知。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严复在晚年曾自叹“浮名满世”。严复以其一生在翻译、海军、教育等三个方面的主要成就,比如精通西学,翻译包括《天演论》在内的八大译著,主持天津水师学堂二十年,先后担任过安庆高等学堂监督、复旦公学校长、北京大学首任校长等,享誉当时的知识分子圈内乃至全社会,可谓一等社会名流,大体上是很受尊崇。他一度在各校受邀做演讲,受到拥戴,风光十足。晚年会有“筹安之累”正是因为袁世凯派想利用严复的声名地位来造势。
当然,一个人的声名地位并不能对应代表他有多被理解和认可。恰恰相反,圣贤皆寂寞,高处不胜寒。
比如,1902年时西学风靡,严复门前很是热闹,可严复看不惯结党营私、假公济私和权利之争。他认为,那些所谓新党,口谈新理,手持新书,日翼新政之行,其实不过是为个人之私,希望从中邀利,或晋升为新贵。因此,严复不
愿与他们交往。坊间盛传严复之傲慢。严复则默默闭门谢客,倾注心力于译书。那时他的身份是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白天到局里办事,晚归,灯下唯以翻译自娱。
比如,严复曾十分委屈地向张元济倾诉,说有位朋友赞许他译的书很好,但就是太难了,无法领略其中妙义。圈内朋友都表示看不懂,就更别说一般的读者了。严译著述对受众的要求一直都很高,需要丰厚的西学知识作为支撑。如此,严复翻难免感受到一种曲高和寡的孤独。1903年2月27日夜晚,严复在翻译《群学肄言》时,忽然间悲从中来,在一张便条上写道:
吾译此书真前无古人,后绝来哲,不以译故损价值也,惜乎中国无一赏音。扬子云:“期知者于千载”,吾则望百年后之严幼陵耳!
严复是名士,但人生亦多孤独之时。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境遇如何,严复一直都表现出远大的抱负、高级的情怀和很强的行动力。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